logo征集广告条幅

“双枪女侠”中共早期女将为何建国后甘做平民

吴志菲 2016-01-05 10:00   人民网 投搞 打印 收藏

0

丈夫牺牲后,贾春英一面抚养孩子,一面在阳新继续从事秘密情报工作。在陶港镇潘彦村,许多老人都知道贾春英“闹过革命”,但对她的具体经历却很少有人知道。生前,这位可敬的老人像村里妇女一样日出而作,日落而歇,默默无闻地生活着,从没享受过红军失散人员待遇,从未向组织提出任何要求,始终坚持不要国家抚恤,不吃政府救济,自食其力支撑着家庭。

原题:“双枪女侠”贾春英的铿锵传奇

革命战争年代,她曾跃马扬枪,名震湘鄂赣。她那“双枪春姐”的雅号,当年的红军战士直到晚年还记得。

解放后,她归隐乡里,独自将烈士遗孤抚养成人。村民没有想到,这位看似平凡的农村老太太竟是与组织失联长达半个多世纪的中共早期党员、鄂东南特委常委、鄂东南妇女会主任贾春英。作者历经长时间的走访、求证,终于将有关贾春英的一段被“雪藏”的红色传奇复活。正如贾春英的后人所言:“那些细节比好些战争电影、电视剧中塑造的人物故事还要精彩。”

苦命童养媳在镰刀斧头的旗帜下举起右手

潘平和奶奶贾春英一起生活了15年,直到奶奶去世。从小就听奶奶讲革命故事的他,脑海中一直留着奶奶英勇善战、出生入死闹革命的记忆。2012年5月的一天,潘平查阅相关史料时发现,在中共中央《中国共产党组织史资料》中,赫然记载着奶奶贾春英的真实身份——湘鄂赣省妇女会所属鄂东南妇女会主任。

随后,潘平又查找了《中国共产党湖北省组织史资料》《中国共产党湖北省咸宁地区组织史资料》《中国共产党鄂南历史》等党史资料,奶奶贾春英的革命历程被一一呈现在他眼前。

其实,早在1985年,湖北省阳新县在开展阳新县组织史资料调查时,就从原湘鄂赣红十六师政委方步舟的回忆中得知贾春英的任职情况,确定她为中共鄂东特委妇委会书记以及鄂东南特委妇委会主任。

阳新县筠山脚下的陶港镇贾村,是贾春英的故乡。1912年,贾春英在这里出生,她的父亲贾万里、母亲张氏均系贫苦农民。

贾春英有着一个苦难的童年。在重男轻女的封建社会里,当年出生仅8个月的贾春英就被阳新县潘桥石云村的一位姑妈倪氏抱作童养媳。

1925年春的一天,年仅13岁的贾春英同往常一样上山砍柴打猪草。临近傍晚,瘦弱的贾春英肩膀上背着一筐沉重的柴草,手提一篮鲜嫩的猪草顺着山路回家。突然,狂风大作,电闪雷鸣,顷刻间,倾盆大雨将山路浇得湿滑,年少的贾春英被这突如其来的恶劣天气惊呆了。为了做好大人吩咐的事情,她只得艰难地冒雨前行。突然,她脚下一滑,沉重的柴草压着她瘦弱的身体一起滚下山坡……

正在这时,远处走来一位书生模样、打着油纸雨伞的年轻人,他看见了滚落下来的贾春英,急忙快步走到跟前,仔细打量后发现,滚下山坡的正是自己的嫡亲表妹。原来,年轻人名叫罗冠国,1903年出生在阳新县福寿区罗家大港坪村一个农民家里,与贾春英婆婆家是姨表亲。

罗冠国是阳新最早接受革命理论并传播革命种子的革命者之一,曾长期化名罗连。此次来石云村,他正是为了发动群众投身革命。路遇表妹惨境,罗冠国十分义愤。他立即背起表妹直奔倪氏家中。将贾春英救醒安顿好后,罗冠国斥责倪氏为什么这么晚还要年幼的贾春英上山砍柴打猪草,倪氏自知理亏极力辩解。而贾春英此时反而出来劝说表兄,说傍晚外出劳动是自愿的,并非姑妈所逼,还说:“自己又不是富人家的娇小姐,穷人家的孩子就是吃苦的命。”

“命?”罗冠国听后心里一震,他想了想,然后故作严厉地问:“你的命为什么这样?”贾春英望着表兄,慢慢地说:“我命……苦呗。”

罗冠国认真地告诉她:“不是你的命苦,而是你不能掌握自己的命运才苦,还有你不懂得跟命运作斗争。”贾春英讷讷地说:“什么?跟命还能斗……我不懂。”

罗冠国再次认真地告诉她:“不懂了吧!好,我每天和一些朋友们在后山祠堂里谈心说事。你也来听听吧。”

在石云后山祠堂里,每天都聚集着一帮穷苦人,罗冠国常以识字谈心的名义,给他们讲解革命道理。在表兄的鼓励下,贾春英也经常利用砍柴、打猪草的机会来到后山祠堂旁听。春去冬来,她逐渐懂得了为什么劳累一年反而肉补衣裳天补房;懂得了许多老人沿门乞讨长流浪,是祸国殃民的社会造成的结果。当明白自己的前途和命运后,贾春英心中的那盏灯被点亮了,她毅然决然地扯掉裹脚布,拿起了刀枪。

1927年3月中旬的一天晚上,罗冠国将数位年轻人召集在一面印有镰刀斧头图案的旗帜下,向大家讲明中国共产党的使命、任务和纪律后,他又问大家:“加入党组织不怕死吗?”大家异口同声地回答说:“不怕!”这一天,贾春英和其他年轻人一起举起了拳头庄严宣誓。简明扼要的仪式后,15岁的贾春英似乎一夜之间焕发出新的生命和无穷的力量,从此,她把个人的命运与这个国家、民族、社会紧紧联系在一起。

征战湘鄂赣的“双枪芙蓉”名震苏区

土地革命进入如火如荼的时期,贾春英经常单独外出执行任务。她虽然没有读过书,但聪慧好学,具有独特的语言天赋。自从走出阳新到其他县工作后,她练就快速熟悉当地方言的本领。每到一地,她都主动与村里的老大娘、小媳妇、小姑娘进行交流,不懂之处便认真请教,有时候一句方言学说有误,不仅会引发众人捧腹大笑,而且也拉近了与群众之间的距离。这为她以后进入江西、湖南山区工作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1930年,18岁的贾春英任中共鄂东特委妇女会主任,后又当选为鄂东特委妇委书记。这年初,贾春英随阳新县委在湖北阳新与江西瑞昌交界处的田家庄召开群众大会。当罗冠国上台讲话时,当地伪保长指派一批打手跑至台前进行破坏,扬言要“红军土匪滚下台”。贾春英见状,飞身从高台跃下,闪电似的抓住破坏者右手使劲一按,破坏者随即痛得倒地叫喊,并被押上台前跪下,全场群众不禁为之欢呼。不久,贾春英在当地建立起农会、妇救会,用大刀长矛组建农民自卫队,并集结自卫队收缴了当地保丁的枪支,武装了赤卫队。此举在当地群众中产生了极大的影响,群众都称赞贾春英是“美丽的女侠”。

很快,贾春英就学会了骑马,还学会了双手持枪射击。“有一次,奶奶骑马执行任务,对面是敌人手持机关枪把守的封锁线,临近跟前,她一个跟头翻到马肚下闯了过去。”潘平说,在奶奶的革命生涯中,生与死的界限常常就在一线之间。

1931年3月,时任苏区中央局巡视员的滕代远到达湘鄂赣边区,在修水上杉主持召开中共湘鄂赣边境特委、鄂东特委、赣北特委负责人会议。会议根据苏区中央局关于调整全国苏维埃区域及党组织的指示精神,决定将鄂东特委、鄂南特委、赣北特委所辖区域划归湘鄂赣苏区,并成立中共湘鄂赣特区委员会。7月,中共湘鄂赣省委成立,湘鄂赣特区委随之撤销。8月,在湘鄂赣省委领导下,鄂东南特委在阳新龙港正式成立,管辖阳新、大冶、通山、鄂城、咸宁、蒲圻、崇阳、武宁、瑞昌等10多个县。吴致民为中共鄂东南特委书记,贾春英等为鄂东南特委常委。

同年8月14日,鄂东南特委召开特委扩大会议,对加强党的领导、扩大红军、巩固和扩大苏区等问题做出了切合实际的决定。贾春英以鄂东南特委常委的身份出席了会议,并在这次会议上当选为鄂东南妇女会主任,负责10多个县的妇女工作。

寻访期间,笔者来到湖北省阳新县的龙港。这里地处鄂赣边界,南依幕阜山脉,北濒富河上游,是鄂东南边陲的历史名镇,遍布革命先辈的踪迹。1925年,阳新县第一个中共支部在龙港成立,并相继领导了茶寮、朝阳、黄桥3乡农民大暴动。1930年,彭德怀、何长工等率领中国工农红军第五军进驻龙港,开辟了以龙港为中心的鄂东南革命根据地,随后成立了中共鄂东南特委、鄂东南苏维埃政府,组建了军校、报社、银行、医院、兵工厂、纺织厂、军校等“四十八大机关”。从此,龙港成为鄂东南苏区各县市的政治、军事、经济、文化中心,被誉为“小莫斯科”。

在我们前往龙港途中,潘平告诉记者,自己从小到大,奶奶讲得最多的便是她跟随彭德怀作战的经历。

贾春英的儿子潘兴嵩也介绍说,母亲曾告诉他,1931年她在敌人的一次“围剿”中脱险。10月的一天,彭德怀将她叫到司令部,了解敌情。“第二年6月,在敌人疯狂‘围剿’时,彭总再次将我母亲叫回司令部,布置侦察任务。”潘兴嵩说,此前,红军先后向江西修水县派出3批侦察员全部牺牲。为攻克修水,彭德怀命令贾春英赴当地建立秘密联络点,侦察敌人军事布置。

“当时彭总还故意激将,说:‘你个女娃子,你敢不敢去?’”潘兴嵩说,后来,贾春英出色地完成任务,帮助红军攻克修水,因而获得彭德怀的夸奖。

此后,贾春英作为特委妇女干部身先士卒,与各县苏维埃政府工作人员一道深入到控制的各个乡村,用自己掌握的革命道理和参加革命的亲身经历,去教育感动贫苦农民。为了让群众尽快知晓参加红军就是保卫自己的道理,她与妇女们一道传唱《送郎当红军》《当红军无上光荣》《当兵就要当红军》等革命歌曲。面对轰轰烈烈的拥红高潮,贾春英常常对姐妹们说,不要以为自己是个女儿身,我们也同样可以到红军队伍中去建功立业。在她的积极努力下,一批批青年男女走进红军队伍,成为苏区的有生力量。

在江西武宁县境内,有一次贾春英带着瑞昌一个名叫汪敏的妇救会长,发动并建立了3个区的农会及妇救会,胜利完成了上级交给她的任务。但在返回的路上,她们却与武宁县国民党保安团的一个连相遇。

贾春英让汪敏原地隐蔽,自己一手拿着一支短枪,利用地形以林木作掩护,绕到敌人前头一连开了数十枪,打倒4个敌人后,又飞速从原路退回。接着,贾春英乔装打扮,用黄泥抹脸,让汪敏装病,然后背起汪敏直闯关卡。

保安团检查时,贾春英沉静地回答:“老总,我姐姐病得快要死了,我们是到前面看医生的,一刻都耽误不得。”保安团一看,背上的人果然是抖得厉害,于是便放行了。就这样,贾春英与汪敏成功脱险。据说,因为这次机智脱险,贾春英得到鄂东南特委书记吴致民的奖励,奖品是一支德国造手枪。

上一页 1 2下一页

  • 微博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