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届全国社工微电影大赛入围.jpg

揭秘:周恩来总理自承退休后最想做何事?

梁秉堃 2016-01-07 10:19   人民网 投搞 打印 收藏

0

上个世纪70年代初,周总理一再对人们由衷地表示:“你们说我退休以后会做什么呢?……告诉大家——我想去演话剧,就扮演曹禺写的《家》里边那个大少爷好了,现在看到的演出都不太满意,我是有这种封建家庭生活的,完全可以演好!”

原题:周恩来与北京人艺

周恩来总理这位老人离开我们已经整整40年了。但对于许多北京人艺的艺术家们来说,仍然感觉像是“新丧”。周总理是北京人艺的奠基人、创业者,更是良师益友,是他提议建立的第一个“全国专业话剧院”,是他推荐的曹禺作为院长,是他批准建设的首都剧场……

正如冰心所言:“我所见过的和周恩来总理有过接触的人,无不感到总理对他和她,都是特别地关心和爱护。这并不奇怪,因为总理是中国亘古以来付出的‘爱’最多而且接受的‘爱’也最多的一位人物。”那些与周总理在一起的日子,是人艺人永远无法忘怀的……

导演间的“特殊座位”

这位导演眼睛的视力不大好,对周总理说:“劳驾,也让我看看。”于是,周总理便把望远镜递了过去。

和周总理的握手,会是一种让你终生难以忘怀的经历。

每次见到周总理,无论是在舞台上,在后台里,在休息室,在排练场,在会议室,在宴会厅,在宿舍,在食堂,在街头……他都要极为主动地、热情满怀地、真心实意地与我们每一个人握手,也不知道前前后后握过了多少次。没有人计算过,好像是永远也握不够。

几乎在每一次周总理到来之前,剧院的领导都会认真嘱咐大家:“总理在长征当中,骑马摔伤了胳臂,握手的时候,我们千万不能用力,要轻点儿,再轻点儿。”然而,到了握手的片刻,我们倒是小心翼翼了,周总理却是满脸带笑地、兴奋地、用力地用手上下摆动好多次。凡是遇到这种情况,真是让人又高兴,又心疼,就像是自己做错了什么事。

在与周总理握手当中,还有一个现象很值得提到,那就是他总要从离他最远的人握起。如果握不到,他就主动走到跟前去一一握手,从不怕麻烦,从不怕辛苦。据秘书说,总理认为站得最远的人,也是最担心握不到手的人,应该尽量不要让他们失望。1957年5月12日的深夜,周总理看完戏以后就陪着我们演职员,从首都剧场一直步行回到史家胡同宿舍大院。途中在灯市东口,遇到了一位正在清扫马路的女清洁工,当周总理感觉到对方已经看见了自己,便马上走过去,主动地拉起了她的双手,紧紧地握着说:“同志,辛苦了。感谢你呀,人民感谢你!”

更让人能牢牢记住的是周总理的握手方式——在一般的情况下,不管你是干部还是群众,他都是首先伸出手来拉住你的手,然后用那双明亮的大眼睛专注地对准你的眼睛,凝视片刻以后,再握紧你的手并用力地上下摆动,最后才会缓缓放开。对于这种平等的、真挚的、亲切的握手,有的人说:“这不仅仅是身体的接触,更是心灵的沟通、交流和补偿,能够让人感觉到一种精神上的满足和享受。”

上个世纪50年代末和60年代初,周总理非常喜欢看戏,特别是喜欢看北京人艺的戏。然而,他日理万机,经常要等到下午工作结束以后,才能问问秘书晚上有没有安排,如果没有那就可以去首都剧场看戏了。正是由于这种特殊的情况,首都剧场的杨经理每天演出以前,都要留下几张保留票以备不时之需,一直等到演出以后半个小时方可另行处理。这天就是在演出以后半个小时,刚刚把保留票售出,观众也已经进场入座,突然接到电话——周总理要来看戏。杨经理看了看手表,这一切必须在十分钟之内安排妥当。怎么办呢?杨经理急得满头大汗,真不知道如何是好。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之下,杨经理把楼下第7排中间几个座位的熟悉观众,好言好语给请到边上的座位上去。换好座位以后不久,周总理也到了剧场。二话没说,悄悄地被带到第7排座位上就座。这时候,杨经理才顾得上用手绢擦擦头上的汗水。

中间演出休息的时候,周总理来到小休息室。突然,他把茶杯放下,问道:“我坐的座位上原来是不是有人呢?”杨经理没有办法,只好说出了实情。周总理想了想有些激动地说:“胡闹!世界上根本没有这样的道理,人家是先来的,我这个后来的反而要把人家赶走。不能这样,一定不能这样。杨经理,休息以后你要把人家请回到原来座位上去,而且要向人家赔礼道歉。要道歉!”然后,他停了一下又交待:“你们剧场里不是还有一个导演间吗?我就坐在导演间里看戏好了。”杨经理只能答应照办。

休息以后,几个熟悉的观众回到了原来位子上,周总理坐到了观众席的最后方,看不大清又听不大见的导演间里。从此以后,似乎有了一个不成文的规矩——周总理只要是迟到了,就坚决要求到导演间里去看戏,不能有其它的特殊安排。

周总理到导演间去看戏,还发生了这样的一个小故事。一次,演出开始以后,周总理来到了这里,房间里没有灯,很暗,只能摸索着坐在椅子上。他顺手拿起桌子上的专用望远镜,看着舞台上的戏。一位志愿军文工团到剧院学习的导演走进来,径直坐在了周总理的身边。这位导演的视力不大好,对周总理说:“劳驾,也让我看看。”于是,周总理便把望远镜递了过去。导演一直用望远镜看戏,等到幕间换景时灯光亮起来,他才发现身旁坐着的竟然是周总理,便很不好意思地大叫一声:“啊!总理原来是您呀……我还抢了望远镜!”周总理立即大笑着,拍拍导演的肩膀说:“小同志,我们一起看得很好嘛!……没有关系,我的眼睛要比你好一些嘛!”说到这里,导演也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

“恩来同志批评我台词不清”

周总理对曹禺院长说:“我是爱你们心切,所以要求苛刻一些!”

1961年的夏天,剧院正在演出《雷雨》。几十年来一直支持曹禺这个代表作的周总理,再一次来看戏。6月6日,第一次来看戏,由于有要事中途退场;6月8日,第二次又来。新中国建立以后,优秀经典剧目《雷雨》是由北京人艺首演的,演员也是全新的阵容——郑榕扮演周朴园;朱琳扮演鲁侍萍;吕恩扮演蘩漪;于是之扮演周萍;胡宗温扮演四凤;董行佶扮演周冲;李翔扮演鲁大海;沈默扮演鲁贵。周恩来第二次看戏的时候,休息当中,导演夏淳匆忙跑到后台来,告诉于是之:“多注意,总理对你的台词不满意,声音太小。”演出结束以后,文化部副部长夏衍先来到后台,也对于是之说:“你要准备总理批评你。”周总理来到了小休息室。大家落座以后,于是之心里很是紧张。然而,出乎意料的是,周总理没有一开口就批评于是之,而是首先谈到了当时“大跃进”中一些过火失当的行为,劳逸结合注意不够挫伤了群众的积极性。他说:“你们都是善于演戏的了,都有一定的基本功训练,可以把戏演得很好,这次演出是因为赶任务而影响了戏的质量嘛!一图快,就往往不容易把人物刻画得深刻。我总觉得应该在质量上好好研究一下,别只为了赶任务而降低了质量。”

上一页 1 2下一页

  • 微博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