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怪兽_ea8de3ea1be528a990c6843385fb0462_45521

看了这部微电影终于知道禁毒社工是干什么的了

2019-11-14 09:18   中国禁毒报 投搞 打印 收藏

0

根据发生在禁毒社工和吸毒人员之间的真实事件改编。

点击此链接观看禁毒微电影《姐妹》

姐妹的故事

(根据发生在禁毒社工和吸毒人员之间的真实事件改编)

白洁与晓丽并排坐在沙发上,有一搭没一搭地看着电视上演着的青春偶像剧。

“喂!我想回娘家住一段日子,行吗?”晓丽说话的时候,冷得像一具木偶。白洁嘴角勾起,风轻云淡地说了两个字:“不行。”“为什么?”白洁淡淡地回答:“你娘家就你妈一个人,她的‘智障’比你还要重些,能照顾好她自己就不错了,你回去不是添乱嘛。”晓丽转过脸,怒视着白洁,大声说道:“白洁,你真把自己当我姐啦?你只是一名禁毒社工,凭什么管我?”“就凭你男人把你托付给我了!”晓丽长舒一口气,说道:“你可以走了。”“今晚我就不走了,就住在你家了。”白洁伸了一个懒腰说。晓丽无奈地摇了摇头,猛一下从沙发上站起,走去自己的房间。

那晚,白洁就守在晓丽隔壁的小房间里。夜很静,白洁的心绪却并不平静,她又想起了严冬的托付。

三个月前,在青东戒毒所的探视窗口,白洁与严冬隔窗而坐。严冬看着白洁,满脸焦虑地说:“这一关又要两年,我那个傻老婆怎么办?”“晓丽比你有出息,为了给你生个健康孩子,她不碰冰毒已两年多了。”白洁说。严冬哭了,边哭边自言自语道:“晓丽是一个‘智障’,结婚四年,没做过一顿饭,平时都是我在照顾她,离开我,她什么也做不了,她脑子不灵,容易上坏人的当,她又去找那些毒友怎么办?”看着一个大男人当着一个小女子的面哭成泪人,白洁向严冬承诺,帮他照顾好晓丽。

第二天上午,白洁正在办公室编写一个案例,晓丽给她发来一条微信定位,还有一段语音:“白洁,快来救我。”当白洁赶到定位的地方,看见一辆警用摩托旋转着红蓝灯光停在那里,晓丽跨在一辆电动单车上,一名辅警正用力地控制着她的车把。旁边一个民警正冲着晓丽说:“你这辆电动单车无牌无证,我们现在必须要扣车。”晓丽激动地喊道:“你们抢我的车,你们不是警察,是强盗。”

白洁赶紧把那名交警拉到一边,悄悄地说:“同志,我是北浦街道的禁毒社工,这是我的工作证,你正在处理的那位是我的服务对象,她智力不太好,能不能……”交警把脸一板:“不能,她这态度,必须接受教育。”“警察同志,您看这样行不行?我回去再做做她的工作,如果您信得过我,明天我一定带她到交通大队找您,接受处理。”白洁继续和交警协调。交警在白洁的工作证上补了一眼,同意她将晓丽带走。

两人来到街心公园,找了一张长椅坐了下来。白洁递给晓丽一瓶矿泉水:“趁我上班,又想偷着回娘家对吗?”晓丽回头瞪着白洁:“对,我要回娘家,我想妈了,不可以吗?”白洁大吼一声:“不可以!你答应过我的约法三章呢?全忘记了是吗?那好,我再重复一遍:一不许回娘家,二不许去找那些吸冰毒的人,三每次出门不得超过一小时。”晓丽回怼道:“你又不是我亲人,凭什么管我?我不要你管!”“如果我不管你,今天你就被警察带走了,单凭你对抗警察执法这一条,起码关你个十天八天的,你信不信?”白洁显得异常激动。晓丽无言以对,呜呜地抽泣道:“冬哥,你什么时候回来?”

消停没几天,晓丽又闯祸了。

一天,白洁收到晓丽的微信留言:我去银行取钱,被警察带去派出所尿检了。看到留言,白洁摇了摇头,拨通了晓丽的电话:“好好的,取什么钱嘛,不知道社区戒毒人员用身份证取款,银行会自动报警……”没说几句,电话就被挂断了。

下班以后,白洁来到晓丽家,但是敲门无人应答。白洁给晓丽打电话,对方电话已关机。“照理说,做个尿检,早该回家了,难道真的回娘家去了?”白洁自言自语道。

白洁又跑到派出所,向值班警察打听晓丽的消息,对方朝她摇了摇头……

白洁守候在派出所门前,一遍一遍地打晓丽的电话,却依然是关机。两个多小时过去了,太阳已经落山。白洁想,如果再没消息,就连夜赶去晓丽的娘家,她要确认晓丽没出什么事才能放心。

这时,一辆警车开进派出所。两名警员和晓丽一起跳下车来。看到晓丽,白洁急忙跑了过去:“为什么要关机?好好的,你去什么银行?取什么钱?冬哥不是给足你生活费了吗?你要那么多钱干什么……”一连串的问题像机枪扫射一样,射向晓丽。可她却显得异常淡定,学着白洁一贯的风轻云淡,“白洁,别生气,自作主张去银行取钱,是我不对。我关手机,是害怕你打电话责怪我。我当然知道,去银行领钱,会自动报警,警察会来找我强制尿检。可我不怕,我已不碰冰毒了,但我真的需要钱……”

旁边的民警见白洁依然满脸怒气,劝道:“白洁,王晓丽去取钱,我们以为她又吸上了,尿检却是阴性,可我们觉得不踏实,又去市区又给她做了毛发鉴定。放心吧,鉴定结果也是阴性。刚在车上,王晓丽告诉我们,她取钱,是为了要给她一个叫白洁的姐姐买生日蛋糕和生日礼物。你呀,真的是冤枉她了!”

听了民警的话,白洁一把抱住晓丽,两行热泪滚滚而下。晓丽也“哇”的一声,泪水像一场憋了好久的大雨,倾盆而下。她轻声呼唤道:“姐姐,我只是想表表心意,想谢谢你!”

“臭丫头,终于改口叫我姐了。”白洁破涕笑了。

(作者单位:上海市奉贤区奉浦街道禁毒办)

  • 关键字
  • 社工
  • 责编:张燕

  • 微博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