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届全国社工微电影大赛入围.jpg

“菜鸟”社工是如何与戒毒人员建立信任关系的

苏艳青 2016-10-17 09:32   中山商报 投搞 打印 收藏

0

2015年6月,从广州大学社工专业毕业后,我带着一身稚气来到中山北达博雅社工中心,成为了一名社工。

原标题:一名“菜鸟”社工是如何与戒毒人员建立信任关系的

2015年6月,从广州大学社工专业毕业后,我带着一身稚气来到中山北达博雅社工中心,成为了一名社工。第一个岗位竟然是做戒毒社工,被派驻中山市第二人民医院南区分院的美沙酮门诊,开启了我的社工职业生涯。

在正式与戒毒人员接触之前,我做了大量的准备工作,学习什么是毒品、毒品的种类、毒品有什么危害、什么是美沙酮、吸毒人员的心理状况以及如何使用专业的手段介入、相关法律法规等。

但是,当我正式与戒毒人员接触时,他们的冷漠与不屑却仍然让我感到很难受。他们抗拒的态度,甚至认为我是“鬼”(就是所谓的“线人”)。尽管做了大量的心理准备,可真正与戒毒人员建立专业的服务关系,仍然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常常让人有挫败感。在尝试过多种方式之后,我选择了最简单的一种方式,那就是:坚持每天准时上班,对来喝美沙酮的他们热情打招呼。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与他们建立专业的、信任的关系,也许会很快,也许要很久很久,我先做好自己。

案主L,每天早上9点左右会到门诊喝美沙酮,说话声音很大,我跟他打招呼,他总是忽略和不屑,每次习惯性蹲在地上,抽烟或跟其他人大声讲话,明显感受到他的敌意。有一次,他还偷偷跑到我身后,大喊一声,吓我一大跳,他却大摇大摆离去。

第二天,我见到他依然打招呼,他有些惊讶,瞪了我一眼,狠狠地说:“你干什么?”我回应说,和你打招呼啊。他说:“我都不理你,你干吗还要天天这样?你这人真奇怪。”我说,这是我的礼貌,你不理我只是你不礼貌而已,我只是做我认为正确的事情。他依旧瞪了我一眼,走了。或许他也在试探我,是否真的只是一名社工,而不是监视他的人。

接下来的日子,我依然坚持每天跟他打招呼,也会关心他的状况,甚至跑去门诊记录他每天服用美沙酮的剂量,然后告诉他服用美沙酮之后的饮食禁忌等。慢慢地,我明显感受到他对我的态度不再那么恶劣,但我主动找他沟通的时候,他还是不理不睬。

后来有一天,我尝试找他聊天,突然发现他没那么抗拒,开始愿意与我交谈。再后来,我与他慢慢建立了初步的信任关系,他开始向我讲述他的吸毒故事。

与案主L从一开始的对立关系,到建立初步的信任关系,花了整整两个半月的时间。在与L建立专业服务关系之前,他服用美沙酮的剂量波动非常大,我多次与案主L交流,他慢慢尝试接受稳定的美沙酮维持治疗,不再加量服用。

这个转变,让我感到了一定的成就感,也感受到社工工作的价值和意义所在。

在与戒毒人员的接触中,和他们相处的关键,是相互尊重,平等相待,切实为他们解决实际困难。吸毒人员既是违法者,也是受害者。他们要么自卑,要么放荡不羁,心理非常脆弱,十分厌恶别人的冷眼鄙视,反感他人的空洞说教。社工只是他们戒毒路上的同行者,我相信人都是可以改变的,吸毒人员也一样,哪怕是一点点的改变,也是难能可贵的。  


  • 微博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