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怪兽_ea8de3ea1be528a990c6843385fb0462_45521

回首10年社工路,我能坚持下来的原因是……

黎宁 2018-08-30 09:14   社工客微信公众号 投搞 打印 收藏

0

今日主播--崔月铭,内蒙古师范大学青年政治学院社会工作专业大二学生。阳光下像个孩子,风雨里像个大人,与社工相识就是一种承担。愿意用声音为你传递来自社工的温暖。

今日主播--崔月铭,内蒙古师范大学青年政治学院社会工作专业大二学生。阳光下像个孩子,风雨里像个大人,与社工相识就是一种承担。愿意用声音为你传递来自社工的温暖。

一直都想提笔写点啥纪念下十年社工路,但奈何总是被内心深处的黎小懒给打败,迟迟未动笔,拖延症严重到“令己发指”。难得这星期工作不算多,也趁着开学前的空档,随性敲击点文字记录一二。

十年,人生有几多个十年。我想最青春、最热血、最有heart的十年应该就是踏入社工以来的这十年吧。

学生时代:由嫌弃到理解

2008年8月,带走一脸嫌弃和郁闷,被迫(专业调剂)进了社会工作的大门。历经一年的颓废,大二逐渐面对现实,开始了与专业相关的实习、实践(慧灵实习、博爱家园实习、裕元实习、赴香港交流学习、参与YMCA活动等),也自此慢慢走向认识社工、理解社工、尝试社工之路。

大四时,当大家都一门心思考研、考公务员、考教师时,自己倒是目标很明确要去广东沿海地区做社工。当时来说也谈不上多大的抱负和情怀,就是觉得四年的学习不应该浪费,怎么都要去试一试,实在不行再另做打算。

初入职场,满腔热血

2011年12月,在对几个机构的offer进行一番比较后,最终选择去了顺德。在当时,GH也是刚刚成立,大部分同事也都是刚毕业的,大家真是满腔热血,很用心很投入很拼去做事,而不只是把它当做一份工。

那时,同事间的关系也非常融洽,经常性的聚餐,不得不说那种同事情真的很令人回味。期间,涉足了志愿者管理、家庭综合服务中心、企业义工、学校社工等领域,还人模人样的去顺职院客串了外聘讲师,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斗志让自己着实得到不少历练和成长。

多方尝试,专业化逐步增强

2014年8月,不甘平淡的自己,出于对专业的更高追求,离开了顺德,奔赴了广州,被外派到了南海,成为了一名社区社工。不得不说GD的专业性真的少有机构能与之媲美,在香港模式的高要求、高规范、高标准之下,虽然很让人崩溃,但在那个环境之下,专业视野不断开阔、专业理念不断强化、专业能力也相应有所增长。

每月一次的香港督导个督和团督、每年一次的香港挂职学习以及中心高质量的课程培训,这些让自己最为着迷的东西让自己在结束GD工作出来后真的有一种很强的专业自信。看到别人家开展的活动,对其是否专业,怎么更专业,在经过香港督导手把手的训练后心中还是有一杆秤的。

2016年1月,春节之际,突然的不想离家,让自己想在家乡开垦下社工这块地。阴差阳错之下,进了SD。看着机构员工从最初的单丁一个,到鼎盛时的十来个,项目也由一个扩展到五个,内心还是很欣慰的。期间,虽然名为主管,但做的事不亚于总干事,很多以前做前线服务时未曾触及的行政事宜也都有所尝试。

曾跟朋友戏虐说,除了走后门、搭关系的事我没做,其他机构里应该做的事(谈项目、做服务、搞宣传、项目管理、同事管理、应酬等)差不多都做了。当然,不得不说这些经历真的很宝贵,因为它也让我明白做机构的不易,也更提醒自己要谨慎创办机构。

走上考研之路

其实当初从广东回来湖南,除了不想远游,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工作几年后,内心深处想再进修学习的念头很强烈,希望在几年的前线实践后把理论的短板提上去,所以回来后一直都想着能通过考研重新回归学校。

2016年,当了逃兵,报了名没敢去考。2017年12月,抱着试一试,撞下运气的心态正式加入了考研大军,人品大爆炸,竟然如愿以偿,考上了湘潭大学的MSW。接过录取通知书的那一刻,真的不敢相信,自己又能重回象牙塔了。现在回头看,或许考研真的没有想象中那么难,只是自己是否真的准备好迈出那一步。

逼自己一把

开学前的两个月空档,本想着放个长假,但还是没能敌过现实,又开始了驻福利院的工作。这两个来月,最大挑战应该是文字能力。两个月里光新闻通讯稿就写了20多篇,一些从未触及的请示报告啥的也在半推半就中完成,真的要感谢百度、360浏览器,没有它们的助力,看到文字就头疼的我应该早就“领盒饭”了。或许人的潜能也就是这样被激发的吧,不逼一把自己,可能你永远都不知道原来自己还可以做到这样。

就跟当年学粤语一样,从会听到会说,是挺不容易,但最后自己真的可以做到。现在出去广东、香港学习,当人家听到我那一口带点口音但都算OK的粤语时都很难相信我是弗兰人,但我就是会讲粤语的弗兰人。(多么希望我的英语也能像粤语一样被逼出来,汗。。。)

不断尝试,更新认知

如之前的一个感性or理性小测试所示,自认为自己应该算是一个偏感性的人。6年的工作里,基本上都是以自己的喜好、感觉去工作。想尝新了、想突破了、不爽了、郁闷了,说goodbye就goodbye。对于挂羊头卖狗肉、唯利是图的机构,说无感就半点都不搭理。对办事很恼火,态度让人很不爽的上司甚至政府领导,惹恼了我,照怼不误。看到不平不公的事,不顾其他,该吐槽吐槽,该抨击抨击,管你东南西北风。

没别的,就觉得年轻嘛,有资本去任性、去折腾。所以还蛮庆幸自己这一路的经历,因为随性,跳了几个机构,接触了不同的人和事,视野有所开阔,时不时能借学习之名出去浪,走过了北京、香港、澳门、广州、佛山、深圳、东莞等地,对前沿地区的社会服务发展算是有些了解。

也或深或浅地涉猎了学校社工、社区社工、医务社工、志愿者管理、企业义工、外来工、残障人士、留守儿童、院舍等领域的服务,拓宽了工作路子。也从行政和服务岗位上真切感受到做机构的点点滴滴,逐渐建构起自己对如何运营好一家机构、做好一个项目的看法和见解。经常会有人好奇自己是怎么能坚持社工这些年的,其实大情怀真谈不上,不过是拿着还不错的薪酬做着自己开心的事(做的不开心的机构我早抛弃了),还能给人带去一点帮助和成长,有那么一点点成就感,然后加之不断的学习,更新认知,不断的尝试,保持新鲜感罢了。

让更多人了解社工

做社工以来,自己很喜欢在朋友圈、QQ空间去分享工作的动态,基本上每天都会更新。动机不是说要去晒什么东西、炫耀什么东西,一方面只是想以这种方式去记录生活的点点滴滴,偶尔自己去翻看过往的动态,都会觉得曾经的自己虽然干了傻事但觉得又真的挺逗趣。

另一方面也是想借互联网的便利去向圈友们宣传什么是社工、社工都在做什么事。窃认为,在当前社工的社会知晓度不高的情况下,宣传社工应该是每个社工人的使命,好的社工环境需要共建,不一定非得电媒、纸媒才是宣传,随手一条朋友圈、一条空间动态也能传播,其影响力有时不亚于传统宣传媒介。

让自己颇为欣慰的是,自己长年累月的刷屏还是有些成效的。身边的朋友很多人都还是知道我在做社工,知道社工是一份职业,知道社工不是义工。在每年的99公益期间,当自己去跟圈友们劝捐项目时,大家的慷慨也很是令自己感动。曾经稍微做了下统计,朋友圈里的近千人,差不多有三分之一的人曾给自己发起的项目捐过款,很大部分人还不止一次。

虽然有些可能是碍于我的死乞白赖劝说,不得已捐款,但更多人是二话不说的捐款并发来一些鼓励话语以及主动转发。这些举止,除了带来项目筹款金额的节节攀升,更重要的是它像涟漪一样辐射至更多的公众,让更多人参与到公益行列。大家都关注一点社会问题、了解一点社会现实、参与一点社会行动,这不就是和美社会了嘛。

回首10年,我的小幸运

回头看,自己做社工的历程还是很幸运的。刚出来工作时,赶上广佛地区推动社工发展,社协、创益中心经常举办高逼格的专业培训活动,大多是香港老师授课,很开眼界,虽然那时愚笨听得不是太懂,但一些种子其实已经播下,也正因为经常蹦跶去广佛参加培训,得以认识不少同道中人、行业前辈,这些其实对后面自己跳槽抉择机构都是有很大影响的。

其次,就工作环境而言,自己工作所服务的所有单位,不管是机构内部还是外派出去的,其实都还好,虽然偶尔也会遇上点办公室政治,但自己不参与也就奈何不了我。如果没有好的工作环境,或许自己早就离开这个行业了。

再者,就是工作居住、住宿环境了,这个真是不比不知道,相比一些朋友住阴湿湿的城中村或偏僻的结合部,自己真的是好上天了。最霸气的时候自己一个人住过一栋别墅,最次也是合租在环境比较好的小区里,这对有那么点小洁癖的我来说真的很欣慰,住的舒适,心情也好很多。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就是这一路上遇上了很多良师益友、贵人,无论是在学校里还是工作中,这些人的关心、帮助、教导、指点、提携,才让自己在这条道上走了这么久。

十年前,进入湖南农业大学,开始与社会工作结缘;十年后,考入湘潭大学,与社会工作再续前缘。十年,它注定是一个转折,转到哪去,自己也不知道,只期盼着能让自己的社工之路变得更精彩、更有趣。

即将迈向研究生阶段,做梦一般,如同十年前一样,也憧憬着未来三年的大学生活。能重回象牙塔,真好!黎同学,你好!

  • 关键字
  • 社工
  • 责编:张燕

  • 微博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