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怪兽_ea8de3ea1be528a990c6843385fb0462_45521

陈涛:社工的基础是百姓自组织的民间社会(3)

2017-06-29 09:30   南都观察 投搞 打印 收藏

0

我们能不能从此事推断出中国社会工作的发展会受挫,或者出现大趋势上的变化呢?我现在还不这么认为。讲历史嘛,我试着倒退回去,看看中国的社会工作专业是如何走到今天这一步的?它有一个怎样的历史由来?

▌中国社工的起源与历史

中国社会工作的历史也将近有100年了,从20世纪初就开始萌芽,但比起西方来还是晚了大概半个世纪。

中国社会工作的起源和西方大同小异,也有两个传统。第一个就是大学里以个案工作为主要传统的社会服务专业教育。大概是在十九世纪二、三十年代,北京大学的前身之一燕京大学开有社会服务学专业。这个专业偏重在把社会工作看做是一种服务。服务意味着什么?一个萝卜一个坑,这个人遇到问题了,来找我,我就像个医生一样去诊断评估从而帮助他。一般讲服务的时候,它会带出这个含义,是个人有需求,社工一对一处理。

燕京大学社会学系创立于1922年,1925年改称社会学及社会服务学系。这一学系开设“个案工作”、“团体工作”、“社会行政”、“精神健康社会工作”、“社会福利”等课程,培养了我国第一代社会工作者,开启了中国的专业社会工作教育。

在燕京大学社会工作教育起步后,复旦大学、之江大学、南京金陵女子学院、齐鲁大学、福建协和大学、清华大学、辅仁大学等高校也相继开办了社会工作专业教育或课程。

在社区社会工作方面,上世纪三十年代以来晏阳初、陶行知、梁漱溟等知识分子主导的乡村建设,和革命政党主导的土改工作,至今仍有很多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

1ddec3dbc0c309bbc8c5c98450997c9d

▲ 位于北京海淀区温泉镇的梁漱溟乡村建设中心培训基地,围墙上写着“为农民服务,为理想奋斗!过有意思生活,走理想之路!” 3nong.org

如果你有做社区社会工作的经历,就会非常清楚,社区社会工作者跟老百姓之间的关系,绝对不是他们有什么要求、我们去回应和满足这么简单。这中间充满讨论,有时候甚至是斗争。经过这么多年的市场经济,人们很少有互助精神,老百姓每家每户都想干自己的事情,怎么样让他们在相互协作?这太难了。作为一个社区的组织者,需要把老百姓组织联合起来,形成自己的团队。

市场经济的后果之一就是所有人的关系主要变成利益关系,我认为这个过程有问题。就像前面说到的,很难把老百姓组织起来;但是,这个过程也有积极意义,那就是如果不这样做,我们强调的集体精神也很容易被利用去剥削他人。

如果我们到一个社区去做工作,最基本的是要想清楚是做社区服务还是社区发展。

社区服务和社区发展的区别,就是后者可以让社区里的人有服务他人的意识。怎么样做到这一步?重要的是把他们组织起来,发挥他们自己的力量,当他们结合在一起,他们可以自己服务自己,甚至可以服务其他人。

中山大学的社会工作专业是偏向于社区传统的,在某种意义上有自己的门派特点。张和清老师说,他带的学生,要求至少三个月的时间在一线做社会实践,不是一对一的个案,而是驻村做社区工作,培育老百姓自己的发展意识。

在1930左右,我们这两个传统、两个方向基本上就都已经形成了,具备向前发展的条件。可惜的是这两个传统都没来得及很好的成长,就迎来了一场巨大的社会变迁。

如果当时有足够的时间、空间,这些传统可能会有所发展,可以帮着解决各种社会问题。但因为后来我们建立的是革命的政权,它不接受改良主义,而试图从制度上消除社会问题的存在,所以根本不需要社工的存在。

不管怎么样,体制思路就是这样,试图通过制度消除社会工作的土壤。如果我们放大视野来看社会工作的选择,必须要大大地拓宽我们的想象力,其实这种结构式的社会工作也可以构成一种选择,但它是有特定条件的。

在今天,我们需要对所谓“社工事务所”进行改革。现在的社工事务所办得就像律师事务所一样,接案子,等服务需求上门。其实,这只是社会工作中的一部分,而且是很小的一部分。这样做完全误解了社会工作的运作。个案工作不代表社会工作的全部,社会服务也不能代表。

上一页 1 234下一页
  • 关键字
  • 社工
  • 责编:张燕

  • 微博推荐